跟成长与梦想有关的故事,果然更容易打动我们。

文 | 清晏 编辑| 王卓娇


根据日本同名漫画原著和动漫剧集改编的网剧《棋魂》,算得上当下最热血的国产剧。


大家可以在各个渠道里,看到原著党和网剧粉,或者是自诩客观中立的话术,关于“《棋魂》本土化的得与失”的诸多争论。其在豆瓣上稳步提升的评分,也近乎一边倒地证明着,其本土化改编的成功。



但我们并不打算参与到这样的讨论里。我们更在意的是,它是怎样用如此简单的故事,撩拨得观众热血沸腾的——总结而言就是:


它不深刻,但极其精准。


这种精准,是《棋魂》与同期影视剧拉开距离的地方。


“精准”一词好说,但要在故事里做到举重若轻却很难。它其实是在拼主创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能力,在拼主创是否能把错综复杂的生活,极简成他们想要表达的观点。《棋魂》这点做得巧妙,固然得益于漫画原著和动漫剧集的珠玉在前,但就地本土化得是否通畅、准确,才更有决定作用。


《棋魂》的第一层精准,在于它的故事:


不管是男主角时光,如何从一个熊孩子,成长为一个真正热爱围棋并为之付出的少年,还是亦敌亦友的对手俞亮,他对围棋技艺的探求和重视,以及“光亮CP”之间隐隐约约、你追我赶的互动,和其他角色如何嘉嘉、吴迪、谷雨、沈一朗、洪河等——这些群像共生的青少年,他们各自的烦恼与成长、彼此的友情或冲突、面对梦想和目标的热血和拼搏,让每个都曾经历,或正在经历青春的人,都能感同身受。换言之就是:


跟成长与梦想有关的青春故事,总是会更容易打动我们。



这就是为什么要强调,《棋魂》的故事并不复杂,反而能在简洁明了的叙事里,精准触达观众内心的缘由。它并不复杂,野心也不大,既不想去描绘这个世界的暧昧和复杂,也不妄自揣测成人世界的阴晴难辩,更不想像某些时评爽文那样,找个以刁钻为深刻的角度,试图给我们一个有关青春成长的,显得或尖刻或俏皮的人生体悟。


它并不想要在这些所谓的深刻上铺排渲染,它就是要在男主角从顽劣懵懂到奋力拼搏的过程里,讲述一群年轻人为梦想而成长的故事,简单、直接、有效,就足够了。


《棋魂》的第二层精准,是它以故事为基础的人物塑造:


人物塑造的精准有二,其一是对人物弧光的群像化运用,其二是避开人物弧光时褚嬴这个角色的拿捏——人物弧光的精准,以时光为例:


剧情开始,时光不过是个到爷爷家偷东西卖钱去买四驱车的熊孩子,意外成了在褚嬴指导下,连围棋都不会拿的“围棋神童”;当他得知围棋冠军可以赢很多奖金时,最大的快乐却是可以赚很多零花钱、买更多四驱车。


但在后来的成长过程里,他近乎玩世不恭的油滑和放浪,却被与之相关的周遭给一点一滴的扭转,诸如俞亮契而不舍的追赶、同学吴迪憨厚淳朴的执拗、吊儿郎当但出手不凡的谷雨,以及后来在奕江湖道场遇到的沈一朗、白潇潇、洪河和阿福等,这些天赋资质平常,却发自内心狂热的同伴,把时光感染成热爱围棋、尊重围棋甚至主动维护围棋的高手。


这个在当下影视剧里被玩烂的人物弧光套路,却在《棋魂》中有了可信度,是因为时光的转变是渐进的、相对细致的,尤其是他个人的转变,在与周遭产生互动时,这个过程更加可感、可信。比如他为兄弟出头被迫重拾围棋,热爱围棋到放弃学业转作职业棋手——这里既有青少年潮气蓬勃的见义勇为,又有每个人都曾领教过的中国式家庭矛盾:每个父母都希望孩子拥有梦想,却又总是在担心他们的梦想不切实际,或是惧怕他们失败倒地。


这就是《棋魂》在人物塑造上的精准之处:透过时光,我们得以从旁观者的角度,俯瞰那些萦绕在青少年身上的冲劲和困扰,借以反观我们自身的处境,继而得出感同身受的况味来。


但《棋魂》并没有把自己局限在人物弧光的套路里,在褚嬴这个角色身上,我们就看不到转变。但他近乎扁平的形象,却因为不断被拓展的身世,在一个原点上挖掘出足够的深度来——哪怕这个深度有时甚至是喜剧的、戏谑的。


比如在丰满褚嬴前史的时候,主创特意设计了他与南梁公主以棋定情的浪漫开场,和公主和亲远嫁的悲剧收场。但棋痴到千年不灭的褚嬴,却因为公主把围棋在北疆发扬光大而引以为傲。这个时光口里“活该你单身”的设定,表面上是在迎合大众的审美情趣,深层里却是对褚嬴这个形象的一再耕耘:他对围棋的痴迷,早已超过了他生命本身,何况是一份爱情?


也就是说,无论人物弧光的伎俩,还是深耕一种性格的执拗,《棋魂》都尽量贴合、遵从着当事人本身应有的环境和性情,而不是停留在抛出一个概念,然后靠观众可以脑补的惯性里去塑造人物的层面。或许对主创来说,他们相信这个角色就是这样去生活,他们与自己笔下的角色建立了近乎信仰的关系,才让现在呈现的结果是可感可信的。


这就是《棋魂》在人物塑造上的精准。



就像我们曾多次强调的,最优秀的商业娱乐影视,反而更能考验主创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力——好的电影,就是对人世间足够透彻的电影。


《棋魂》就是透彻的:它知道自己要强调的生活的哪一个侧面,以及这个侧面里应该有的那些问题,然后把他们简化成最直接有效的故事桥段呈现出来。这个思路理顺,与影视有关的那些叙事节奏、镜头语言、场景调度之类,才能真正产生意义——哪怕它们粗糙到就像时光脑海里,每次只有他和褚嬴两个人的简陋,你也不会觉得那可能连五毛钱都不值的特效,似乎并不影响你对这个故事的兴趣。


说穿了,人物的状态精准与否,与整个故事是否跌宕起伏、悬念环生或是笑果连连,其重要性是要同日而语的。对一个故事而言,人物才是密钥,离开这个东西,故事里有再绚烂的情节设定、有再华丽的视觉加工,都没办法让观众相信它是真的,因为主角不可信,观众无法共情,而当观众无法共情,那再如何浓墨重彩的情致,都不过是让人大倒胃口的累赘罢了。


当然,这么认可《棋魂》依托于青春热血进行的人物塑造,并不代表它是完美无瑕的产品。很多人都有过犀利的吐槽,比如每次围棋对弈时剧情就稀烂等,我就不赘述重复了。只说一点:果然是被国产剧美颜全开的滤镜风格给惯坏了,看到像《棋魂》这样那么不注重演员妆发和颜值的剧,总觉得有几分不适应——


尤其是那些喜欢站在旁边指指点点的群演,导演可以让化妆师把他们脸上的青春痘给遮挡一下吗?


棋魂 2020
导演: 刘畅
编剧: 卓越泡沫 / 堀田由美
主演: 胡先煦 / 张超
类型: 剧情 / 奇幻 / 运动
制片国家/地区: 中国大陆
首播: 2020-10-27(中国大陆)
集数: 36



来源|南都周刊

END



上一篇: 检验身体是否健康的7个动作,有3个做不到,你就该锻炼了!
下一篇: 帝豪GS插电混动版曝光 有望年内推出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