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空手套白狼的骗局。
文 |颖宝
本文首发于新周刊APP

海南人小宁陷入了一场匪夷所思的骗局,被5头牛薅走了22万元。

对,就是四肢着地、以草为食、哞哞叫的牛。

这是真事,有澎湃新闻的报道为证。今年6月,他购买了一种名为“云养牛”的投资产品——
只要打开手机、花钱领养牛牛并委托平台养殖,之后牛牛产生的收益将定时返款给主人。
起初他十分谨慎,只敢500元、2000元地投。但当看到收益都正常到账,加之平台承诺收益率高达3.57%时,他动摇了,决定加投1万元。
然而,这笔钱仅为小宁赚来4天快乐。第5天,他被平台客服告知,必须再投资4头牛,也就是再加4万元,不然无法提现、只能等年底清算,同时要扣掉10%的手续费。
小宁照办后,账户依旧出有入无。客服的解释是,两次投资的时间相隔太久,必须再转账5万元“回调数据”。
充值金额15万元,加上此前投资的资金,累计损失22万元后,小宁才如梦初醒——
以为自己是牛的主人,原来不过是牛嘴里的韭菜。

领养一头牛2.8万元,预计可收益8506.4元,收益率高达30%,天底下真有免费午餐?/澎湃新闻截图
无中生有的“动物”
在小宁之前,已经有数百人被“那头牛”坑惨。
“伪装得极好”,是他们对骗局的描述。目前被曝出诈骗的12个“云养牛”APP,全部有营业执照,在天眼查、爱企查上也能搜索到完整的企业资料。
借助“正规企业”的幻象迷惑一批投资人后,这些APP就迅速收割。除了忽悠小宁的“加码投资才能收回本金”话术,诈骗者还惯用“缴税”吓唬人。
另一位苦主李兵,投资“养牛”的金额曾一度高达25万元。某天,他被客服告知“有税务局来查,请尽快缴税,不然账户将被永久冻结”。缴纳15万元的税收后,他发现APP已经无法登陆。
数十万本金,就这么沉入了“未知空间”——
APP的运营团伙是未知的,因为执照、资质证件、域名全是盗用。部分被冒用名义的企业,曾以“名声受损”为由向公安局报案;
诈骗者的信息是未知的。警方介入调查时,资金已经被转走、服务器地址在国外;
那些被领养的“牛”,也是未知的。

这些一售而空的“牛”,到底是活物,还是仅存于照片?/澎湃新闻截图
或许,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,因为这只是一个借口,换成鸡、鹅、猪都一样,“云养经济”才是忽悠人的核心——
用空气换真金白银,屡试不爽。
今年8月,央视曝光了“云养猫”骗局。来自厦门的张女士通过贴吧广告,下载了一款名为“某喵”的APP。
客服介绍称,购买并喂养虚拟猫咪,等它身价增长后就能赚钱,而且还是利息为10%的高额回报。要知道,即便在银行存五年定期,基准利率也就3%左右。
直至张女士的投入金额累计到1.7万元,该APP忽然无法登陆、账户被锁定。
目前,已经有6000多名与张女士一样被骗的苦主报案,损失金额少则几千,多则十多万。
时间回到2013年,一款名为“XX养猪”的APP,打着“生猪代养殖、销售服务”的名号,吸引无数好奇的投资人。
为了增强企业的可信度,该APP还举办了各种线下宣讲会、参观养猪场等活动,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正当大家都以为这将是新风口时,APP的老板却携款跑路了


另一款领养的是二次元猫咪的APP,也能“赚钱”。
更有脑洞大者,认为家禽类的“投资产品”太过普通,于是另辟蹊径,比如推出“云养鳄鱼”。
今年5月,深圳警方捣毁了一个名为“鳄鱼宝”的平台。该平台号称2000元领养一条鳄鱼、4个月就能回本,年化收益高达15%。投资的人不少,目前该平台的涉案金额已接近9000万元。
“股神”巴菲特积累了50年经验,也只能交出年化收益21.97%的成绩单,却有人相信能靠一条鳄鱼“封神”。

一个敢编,一个敢信。
在“云养动物”领域里,互联网仿佛没有了记忆,这一批平台爆雷了,投资人们就立刻涌进下一批平台。
这一场面,让旁观者大感不解:
明知道有坑,为什么还要争先恐后地往里砸钱?

愿者上钩
电信和网络诈骗,咱们已见怪不怪。
据360金融发布的2019年全国电信诈骗数据,占比最大的类型分别是注销网贷账户、假冒借贷APP、刷单兼职和网购退款。
乍看之下,每一个名称都格外眼熟,甚至让人怀疑“诈骗市场”是否有N年没革新了。
怪就怪在,从“我是秦始皇,请你打钱”“代充话费可打折”到“刷单来钱快”,这些万变不离其宗的诈骗术语,却能始终如一地钓到鱼。
不是骗子太聪明,而是他们瞄准了人性的弱点——

有人爱贪小便宜,而且心存侥幸、以为能在骗局中全身而退。
网上有一个段子,就是在调侃这类人。

某天,一名男子到派出所报案,称代刷单被骗了钱。警察思量着,这明显是一个骗局啊,谁家刷单还得先倒贴钱的?男子也蛮不好意思的:“我知道是杀猪盘,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一般前三单不都会给用户一点甜头的吗?“


另一组数据显示,电信诈骗的苦主们,大多是20岁以下或21-40岁人群,并非固有观念中的“老人更容易被骗”。/@房山警方在线
仔细想想,咱们身边的“韭菜们”,大多不缺钱,只是败在心理素质上了。
加之“互联网+”“云经济”成为新风口,直播、云投资、新媒体、电商等行业扶摇直上,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们对“云养动物”模式的警惕性——
“隔壁小王搞网上投资日进斗金,我还不赶紧分一杯羹,我傻子呀?”
“我不懂‘云养’到底怎么养,只知道跟着他投钱准没错。”
但也有懂投资的人,掉坑里了。
2020年,是畜禽业变化较大的一年。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,国家叫停了野生动物市场交易、增加畜禽养殖附属设施用地、放宽养殖场户的贷款担保。
同时,非洲猪瘟让猪肉市场出现波动。2018年11月-2019年10月,整整11个月,我国生猪存栏量的环比数据逐月下跌;2020年的猪肉价格水涨船高,其中2月同比上涨135.2%,一度冲破“40元大关”。直至7月,猪肉价格仍然同比上涨85.7%。
政策扶持、供需不平衡,既让养猪户激情高涨,也带着牛肉、鸡肉等替代品市场往前冲。

畜禽业成为了香饽饽,随着新希望、正大康地、温氏等大型养殖集团相继入局,一部分关注经济走势和市场行情的人,也将投资目光聚焦于此。
只不过,相对规模化投资,“云养动物”更适合普通个体。毕竟,按“头”为单位投资,成本较小且可控;只要动物无病无痛,就能持续赚钱,稳定性较高。
“云养骗局”背后的团伙,也瞄准了这一点。被曝光的12个“云养牛”APP以及“云养猫”“云养狗”等平台,基本都集中在今年5-8月涌向市场。通过专业性的包装和新经济的概念,轻松将自以为理性的投资人收进网中。
骗子不可怕,就怕骗子有文化。“云养动物”作为新模式,还存在很多漏洞,难免被有心人钻空子。
于是,有人不耐烦了:
“我不搞投资,只在网上看点儿小动物视频,还不行吗?”

“烦死了,只要不图钱、安安静静地看小动物,就不会被骗了!”“你太小看骗子了。”

“云养动物”的另一条歪路
参与“云养动物”的,还有第三类人群——
他们真心喜欢小动物,却因场地、费用、家人健康等限制无法养育,只能撸虚拟宠物或直播看别人家的毛孩子,满足溢出的母爱。
据《2020快手宠物生态报告》,宠物相关的视频单日最高播放量达7亿;每5.4秒就有一场宠物直播;宠物视频的受众数量超1亿。
至于投资赚钱,他们从没想过。即便给直播打赏或参与众筹,也只是为了让小动物吃得更好、有更多玩具。

看着毛孩子在屏幕另一头享受的样子,我的心酥软了。
但不代表其他人,没想过从中获利。
随着“网友为流浪猫筹集30万元爱心捐助款”“爱猫人士为流浪猫定制‘豪华别墅’”“网友为野猫点外卖进行云投喂”等新闻陆续出现在大众视野,“云养动物”展现出商机,并被牵引着走上除投资诈骗外的另一条岔道——
“虐待动物”。
这里的“虐待”并非殴打,而是强迫小动物做奇怪的动作、吃奇怪的食物,以博用户打赏。

有人从线上帮助流浪猫行为中,看到了善良与爱心,有人则看到了“钱钱钱”。
吃播因浪费食物被禁止后,许多主播开始强迫狗狗营业。他们往狗狗的嘴里塞辣椒、芥末、跳跳糖、柠檬等刺激性食物,甚至让狗狗一次性灌下20种零食饮料、一顿吃完一整个月的粮食。
狗狗一边吞咽一边流泪,主播却笑嘻嘻说:“这只贪吃猪猪。”
更有甚者,打起“天然食材”的名号,喂小动物吃生肉、喝生血。试问,多年来已经适应家养生活、肠胃娇弱的宠物,哪里受得了未经消毒处理的生食?

狗狗看起来明明就很不高兴。
除了强迫进食,还有人热衷整蛊动物,比如在猫咪的爪子上贴胶带、忽然往猫咪脸上拍涂满果酱的面包、趁小动物喝水时忽然大叫、用胶带将动物捆绑起来。
看到它们做出反常的行为,人类只觉得甚为搞笑,殊不知小动物已产生应激反应,并可能因此丧命。猫咪、仓鼠、龙猫等因惊吓过度死亡的新闻,咱们还听的少吗?

对掉钱眼里的人来说,动物永远只是商机,而不是生命吧。

你觉得猫咪是在跳舞吗?它是被吓坏了、想挣脱胶纸!
“云养动物”就目前的市场来看,还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,需要我们在投资前多做功课、仔细核查,别总抱着“这么多人养了,我也不能吃亏”的心态跟风砸钱。
如果你真的爱小动物,当看到它们成为骗局的棋子,就该立刻举报揭发。与其当一个冷漠的围观者,倒不如省下打赏的钱,买点儿干粮喂小区里的流浪猫狗。
还是那句话,咱们都不是巴菲特,别整天净琢磨一夜暴富了。等有十足的把握,再研究投资也不迟。



END


上一篇: 李帝努造型中的定番单品,成功打动了我
下一篇: “廉价版”红旗车上市欲突破销售困局 各方并不看好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