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她姐被热搜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。

新闻配图是熟悉的大学教室。整个教室里挤满了人,连过道都被占领了。

一开始,她姐还以为是某位学者名人去学校里开讲座。

仔细看了新闻才发现,一切都是因为一门课。

“恋爱课”。



准确地来说,这其实是一门名叫《社交与礼仪》的选修课,校方称这并不是一场“撩妹课”或“钓汉课”,而是希望能从社交礼仪的知识入手,让学生了解什么是爱情。


“恋爱课”进校园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
2013年左右,华东师范大学就开设了一门名为《婚姻与爱情》的选修课。此后,包括天津大学、南京大学、中国矿业大学等学校也先后从不同角度在课堂里谈爱。


她姐不禁好奇,为什么大学纷纷开始设置恋爱课?


上了恋爱课,能帮助成功脱单么?


恋爱课成为刚需?


别管大家对于恋爱课是怎么看的,看那张挤满人的教室图就知道,至少恋爱课在学生们中间是很受欢迎的。


《请回答1988》


这样的学生不是少数。


不久前,有媒体面向全国1000余名大学生发起了一项“你支持开设恋爱课吗”的问卷调查。其中有近90%的大学生表示支持。


从这组数据来看,恋爱课对于大学生们来说甚至称得上是一种“刚需”。


但好像也确实,不是所有人都点亮了谈恋爱这个“技能”的。


22岁的@皮卡皮说她至今没能好好谈过一次恋爱。大学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有共同兴趣和话题的男生,但她从来没有想过,两个人能够从普通朋友变成男女朋友。


直到那个男生在朋友圈里宣布谈恋爱了,她才突然意识到,好像错过了一段恋情。


她自嘲,“是不是我的恋爱信号接收系统出了什么bug?”


《以家人之名》


25岁的@太阳小姐也曾经距离脱单只有一小步。


她在留言中说,认识的一位师兄对她非常友好、体贴,个人能力也没得挑,几乎完美契合了她对于另一半的想象。


然而,甜蜜爱情并没有来,等来的却是漫长而煎熬的暧昧时光。最终,太阳小姐还是下定决心从那段若即若离的关系里跳脱了出来。


还有的人,把爱情看的很重。于是,每每想起自己身上的那些小缺点,总会不自主地害怕,怕对方会失望,然后离开自己。所以面对爱情总是畏首畏尾。


她们并不是不期待爱情,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走进爱情,和对方以及其中的暧昧、甜蜜、酸痛相处。



而大学开设的恋爱课,至少让学生们有机会在专业老师们的引导下,去正确理解爱情,预见恋爱中的一些不安和失措。


不过,也有专家对于这样的恋爱课提出了自己的顾虑。因为恋爱并不是简单地涉及两性心理、社交礼仪等某一方面的内容,它背后牵扯到的知识和学科门类其实非常的广泛。


换句话说,仅仅通过一门课就想完整了解恋爱、学会谈恋爱,并不太可能。


当大学课程无法提供所谓的恋爱解决方案时,有的学生会转而向社会寻求答案。


比起校园里的引导为主,在信息纷杂的社会上,她们接触到的答案可能更加驳杂。


好一些的,说要衣着得体,待人真诚。


还有一些更加简单粗暴,甚至极端,比如X步恋爱陷阱法。


或许大家更熟悉它们的另一个名字——PUA课


微博@新华社快看官微


当谈恋爱有了“技巧”


PUA,pick up artist,字面意思是“搭讪艺术家”。


原本是指男性或女性通过学习和实践,去接近自己喜欢的人。


慢慢地,这种课程里被人为的添加进来很多不良因素,演变成一种情感操控术。


它的市场广大,也正说明了很多人正在为爱迷茫和求而不得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,全国的PUA学员数量已经有200万人左右。


《和陌生人说话》


访谈节目《和陌生人说话》就曾经采访了一位原PUA课程的学员@林晨。


“PUA就是骗。”林晨在采访中坦言。


在他看来,恋爱是一场游戏,而PUA能让他在这场游戏里面,玩到最强王者。


他学习的是所谓的五步陷阱法,通过打造虚拟人设,广撒网,随后让对方认为两人在恋爱,之后果断分手。



在这个过程里,骗钱、骗色、骗裸照。


他提到,甚至有PUA学员真的会执行到最后一步——诱导另一方自残或自杀。


林晨也差点因为自己的言行,面临无法挽回的境况。


“她当时说,你敢跟我分手,我现在就出去被车撞死。就硬要往外面跑,我赶快把她抱住。”


“我感觉我这种比什么渣男都渣,真的。”林晨说。



类似的经历,让他越来越痛苦,因为在一次次打造人设的过程里,林晨觉得自己好像整个分裂开了。


最终,他转向反PUA组织,去寻求帮助,进行自我的救赎。


加害者去求救了,那些PUA的受害者们呢?


她们又该如何自处呢?


26岁的@吴茗大学期间曾经有一段“美好”的恋情。一次意外,让她突然发现,原来自己的贴心男友,是一位PUA学员。


“我当时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,哭了。”



即使过了很多年再提起来,吴茗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


“新认识一些男生,如果是那种情商比较高的,我就会不自觉地联想,他们是不是在PUA。”


“有一些对我好的,我也很抗拒,我不想跟他们有太亲近的关系。”


即便如今成为了反PUA组织的一名志愿者,但曾经受到的伤害,仍然如同附骨之蛆,未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消解。


还有的受害者,没能和吴茗一样“逃出来”。


2019年的北大包丽自杀案,不知到了今日还有多少人记得。


面对恋爱过程中牟林翰的精神侮辱和虐待,包丽曾经提出了警告甚至分手。


但最终在牟林翰多次以自杀为威胁等情况下,她的生命被牢牢地困在了原地。



其实,不管是大学开设的恋爱课也好,还是令人唾弃的PUA课程。


这背后隐藏着一种思维逻辑,我们相信恋爱可以“学”。


而对于PUA里的加害者们来说,恋爱甚至是可以通过所谓的“练习、尝试”,而最终完全掌握的某种技能。


可我们有时却忘了,恋爱中最重要的可能不是“练”,而是“爱”。


我们需要的从不是恋爱课


有人说,中国人最缺三种教育:性教育、死亡教育和爱的教育。


“爱的教育”不单单和表达爱有关,更和感知爱、理解爱、学会爱有关。


回看一下我们的人生时间线,爱情,最初是在哪里萌芽呢?


大部分人的初恋发生在校园,它常常和一些词并肩出现——青春期、早恋。


《初吻》


如今,早恋被污名化的愈发严重。


青春期懵懂的爱意,未经沟通和引导,往往不假思索地因为一句“学习为重”被扼杀在摇篮里。


我们暂且不去谈论这样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
但的确,大部分人“爱的初体验”就这样被斩断了。


进入到大学,我们终于摆脱了早恋的桎梏,可以尝试着去恋爱。


可当一些人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一段什么样的恋爱,如何面对恋爱中的亲密关系,如何在恋爱中保持自我、自尊和自爱时,就又被一股力量推着往前走了。


“班上有喜欢的人吗?上大学可以谈恋爱了。”


每到放假,父母或亲戚们总要拐弯抹角地来问上一句。


恨不得我们一毕业立刻完成找工作、结婚、生子三级跳。


出了社会,我们感知爱的机会就更少了,觉得自己不会爱,遇不到爱,对爱迷茫的大有人在。


甚至无形中,我们可能就变成了相亲市场上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。



年龄、学历、月薪、车、房……


这些冰冷而现实的指标帮助我们在快节奏的生活里迅速地分辨,挑选“合适”的那个人。


好像随着年纪增长,工作越来越忙,经历越来越丰富,爱的能力反而在不断减弱。


如果我们不再对爱避而不谈,让我们有机会从幼年时期一点点的感知学习爱情,我们面对它时的困惑、我们从中受到的伤害是不是会少一点?


对它的害怕,对失恋后伤心的恐惧是不是会少一点?


我们面对那些冰冷指标的机会是不是也会少一点?


她姐不敢给这个问题下定论。


不过至少,大学里的恋爱课,让一些人迈出了感知爱情的第一步。


我们或许可以从恋爱课的初衷出发,去再次探索爱的教育。


点个「在看」,愿每个人都能拥有爱与被爱的能力,并不止于爱情。


上一篇: 看完这部职场神剧,我真怕你去暴打老板!
下一篇: 春江彼岸:江湖惊现【飞花令】版情人节撩妹宝典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