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如尔冬升所言,电影称不上完全的艺术品。


有时出于各种原因,导演为了上映必须做出让步——


周迅的《李米的猜想》,考虑到受众面,删减50分钟调整迷离难懂的叙事线;


章子怡的《最爱》为通过审查,也进行过大幅删减。



这样做,难免会抹杀故事原始的模样,删掉的更或许是全片的精髓。


《色,戒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
内地版被拿掉的7分钟,实则暗含着王佳芝和易先生从身体到情感上的博弈。



但,也有很刚的。


不满片子被评为Ⅲ级,又毅然选择一刀未剪,原汁原味上映。


没错,它就是——


《狗咬狗》



看过的,或是没看过的,大概率都听过它有多暴力,有多疯狂。


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黑电影。


没有忠奸善恶,只有你死我活,血腥恶斗充斥着画面,连搭配的背景音都是真虎狼之声。



它狠的真实,狠的血淋淋,用一个词形容就是“干脆利落”


鉴于内容过于重口黑暗,当年则直接被审查机构评为级。


Ⅲ级,也就意味着部分年轻观众无缘看到,而这部分人,恰好是片方眼中的市场主力军。


剪还是不剪?


顿时内部争论不休。


最终他们认为删减会削弱影片“为生存而厮杀”的讯息,决定不剪。



如今回头看,这一决定很是英明。


豆瓣上将近7万人打出8.1好于92%动作片好于88%犯罪片,在金马、金像、东京国际电影节获得提名......


因此,说它保住了一部华语经典也不为过。



单从故事来讲,本片集合了香港犯罪片中最典型的元素——


杀手与警察,爱情与人性,个人与社会。


但,相比《暗花》、《旺角黑夜》,它要更粗砺,更纯粹,也最为不同。


开场即是暴击:


陈冠希饰演的杀手,非同一般。


他眼神涣散,犹如一条恶犬,饥肠辘辘,眼里只有食物。



外出执行任务,他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对外面的一切都不熟悉。


坐在车里,他模仿司机系安全带,发现怎么拽不出。



到达目的地的餐厅,他点餐的方法是圈出菜单上画着的食物图案。



接着,眼看目标人物出现,杀手非但没有小心缜密的计划,而是只顾着往嘴里塞食物。



一番狼吞虎咽之后,他突然起身,毫无顾忌的朝着目标走去。


掏出枪,扣动扳机,一发子弹命中其脑门。



随后,他又走近可能已经断气的人,拧着她的头一把按在餐桌上。


拿枪抵着颈部大动脉,又是两枪。



确认目标百分百断气,杀手头也不回的走出餐厅。


临出门,还不忘拿走被害人丈夫手里端着的刚出炉的虾饺。



上述这一系列操作,杀手一气呵成,整个餐厅的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
讲真,这是什么禽兽啊。


相比面部狰狞,嘴里骂骂咧咧的黑社会,此人杀人如捏死一只蚂蚁,淡定从容的样子,更为可怕。



接到报警,警方介入调查。


但关于杀手,仍没有一点儿线索。


监控只拍到头顶,服务生没看清正脸,警方只能凭借模糊的影像,进行铺网式的盘查。



就是这么巧,杀手让警官阿伟给碰上了。


阿伟和搭档将情况上报后,便对杀手穷追不舍,他们穿过街道,进入热闹嘈杂的大排档。


一阵交锋后,杀手挟持了阿伟的搭档,双方陷入对峙。



按照正常流程,挟持者会拿人质和警方谈条件,以求脱身。


但这位杀手不同,他是个狠人。


当着阿伟的面,他不知从哪拔出一根钢筋,直直刺入搭档的颈部。


随后,一脸从容的举手,做示弱姿态。



阿伟一脸震惊,恨不得开枪干掉他。


但赶来的同事连忙阻止,提醒他按照行为准则,犯人举手投降后便不能开枪。


于是他们压抑着怒火,给杀手戴上手铐,押上车。



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杀手竟在车上,PK掉左右看守的警官,跳车逃脱。


杀手像恶犬一般逃窜,所到之处,皆是一片狼藉;


阿伟则一路狂追,耐心一点点被磨光,逐渐癫狂,直到也成为一条恶犬。


两者数次相遇,数次交手。


于是,便有了狗咬狗的疯狂场面......



讲真,作为一部院线电影,本片给人的观感并不舒适。


画面以灰黄色为底色,随着激战镜头会剧烈的晃动,加上台词又少得可怜,整体氛围压抑无比。



有趣的是,翻看评论区你会发现,压抑却不闷,不少人都被这港片深深打动了。


确实,暴力中透出的倔强、无畏、悲悯......


这些才是全片的灵魂。


正如片名“狗咬狗”,阿伟和杀手两个角色,是重中之重。


他们表面一黑一白,是对手,却又都是不幸的人,逃不过一样的结局——


杀手。


通过他脑海中不断的闪回,我们知道来自柬埔寨的他,缘何变得如今这般冷血无情。


原来,他从小生活在垃圾堆里,后被组织收养,经过培训后去打黑拳。


他不懂人间冷暖,眼中只有食物,以及活下去的念头。


这么一看,这角色有点儿像《无极》里张东健饰演的昆仑。



这也就解释了,他为何能做到如此冷漠,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。


是的,狠毒程度令人咂舌!


他能折断自己的手指,从手铐里挣出;



能迎着子弹,宛如没有痛觉的丧尸,抡起碾盘砸向开枪的警察;



幸运的是,杀手逃亡路上遇到善良的女孩,让他迎来生命中第一束光。


尽管她也很不幸,母亲死的早,父亲是性侵她的畜生,智力上的残缺让她不懂反抗,只一味的顺从。



杀手救了她,她则带给杀手温暖。


她让他第一次感受到爱,懂得敬畏生命,放下手中的武器......



不得不说,陈冠希作为演员潜力十足。


他没有偶像包袱,敢“舍”弃一面目俊俏,“丢”掉富家小哥的气质。


他把头发染成姜黄色,剪得参差不齐,脸上涂上泥色,身上喷满“油”,营造出长期暴晒皮肤爆裂的效果。


这一套行头下来,每天都花费两小时以上。



在特效妆的加持下,陈冠希从头到尾没有几句台词,仅凭眼神、肢体,就把“天真的幼兽”形象立住。


难怪外界称本片为他的演技巅峰。



同样献出最佳表演的,还有饰演警官阿伟的李灿森


他曾凭借《香港制造》一鸣惊人,这次,更是提名第43届金马影帝。


相比陈冠希的纯粹,他这一角色更分裂,层次更丰富。



阿伟。


自幼以警察父亲为榜样,立志要当铲除邪恶的警察。


期间哪怕父亲反对,也毅然决然。



但真穿上警服,现实让他大失所望。


他发现每天接触的都是些芝麻点的小案子,更意外的是,头回破获重案,犯人竟是自己的父亲。


他亲眼目睹父亲跟毒贩交易的场景。


父亲说,一切都是为了生存。



最终正义促使他选择开枪,并向局里隐瞒父亲涉毒的事实。


但,不说就意味着不存在吗?


阿伟内心饱受煎熬,他变得颓废,偏执,内心的信念感一点点被摧毁。



这过程中,阿伟又经历整个团队被杀手干掉的事,他逐渐丧失理智。


什么行为准则?什么是克制?他通通抛之脑后。


以至于后来他变成另一个“禽兽”,拿人质的命不当命,一心只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

看到最后,观众的心是矛盾的。


很难讲,阿伟和杀手到底谁更可悲。


“困兽犹斗,恶犬相争”,他们都曾绝望到极致,为了生存,没有选择。


这种精神层面上的黑暗,最震撼人心。


厂长至今都无法忘记影片的最后二十分钟,当杀手找回些许人性,阿伟却完全失了人性。


他剃掉头发和眉毛,在脖颈纹上编号,加入杀手曾经的组织。


从警察变为打手,惨烈的决斗即将开始......



此时不禁想起老子说的那句话——
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




上一篇: 《使徒行者3》 这5对官配恋人,又虐又甜!却没有一对有好结局
下一篇: 帝豪GS插电混动版曝光 有望年内推出

热门推荐

精选推荐